兴化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动物童话故事:义马的故事

时间:2021-02-23 02:18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兴化资讯网
儿童童话故事_动物童话故事:义马的故事

夜里,莫土梦见自己吊在一棵树上,正在呼吸困难时,突然醒了过来。莫土不知道这个梦是什么预兆,一娘一还 在老家等着他呢,他无暇想这些了。看看外面,天已经蒙蒙亮了,莫土起身向旅馆的老板告别。

莫土这次出来,是去沟子岭求药的。他一娘一摔断了腿,大夫说只有找到千年续断,才能把骨头接上。沟子岭在旅馆的东面,距离大约七八里路,前天莫土已经去过一次了,采药师胖子李让他在附近找个旅馆先住下,等过两天再去找他。

莫土一边走,一边吃着随身带的干粮,远处晨雾还 没有散尽,太一陽一已经露出半张脸,霞光万道,披在树上、山花上,增添了一层诡异的色彩。

山路崎岖,虽然只有七八里路,莫土还 是走了近一个小时。胖子李住的是两间木屋,一间是卧室,一间是药房,周围用栅栏圈了。莫土走上去,喊了几声,屋内没有人回应,倒是木屋旁边的有匹白马,昂首低嘶了一声。

墨土见栅栏门没锁,就进来了,他刚推开门,吓了一跳,只见胖子李坐在躺椅上,左腿裹一着厚厚的绷带。两只眼灰暗地望着他。莫土大吃一惊,问他,“这是怎么啦 ,”胖子李叹声说,“老弟,看来咱俩的生意做不成了,昨天早晨,我刚进山,不小心摔断了腿,千年续断也没弄到手,桌子上是你的定金,你拿回去吧。”莫土看一眼桌子上的钱袋,忙说,“那怎么办,我得不到千年续断是不能回去的。”莫土想起一娘一所受的痛苦,心如刀割。胖子李说,“那……你自己去采吧。”

莫土想了想,也只有这样了,于是他详细地问了千年续断的形状,准备进山。这时,胖子李突然瞥一眼他胸前,问,“老弟,我记得你脖子里挂着一块锁。”莫土把锁从衣内拽出来,说,“是外婆家的传世宝,一娘一说俺命里缺金,戴上它可以化凶为吉的。”说着,莫土转身就要走。胖子李说,“真是母慈子孝啊,老弟你还 是骑我的马去吧,这马是几年前我在山坡下救的,当时已受了重伤,被我医好后,就一直跟着我,很通人一性一,它会很快把你驮上山崖的。”说着,胖子李吹了一声口哨,白马听到口哨走了进来,把头拱在胖子李的怀里。胖子李摸一着白马的脑袋说,“马儿,你把这位老弟送到上崖吧。”白马晃晃脑袋,朝莫土低嘶一声。

莫土非常高兴,他从没见过这么通人一性一的马,他朝胖子李深深地鞠了一躬,骑上白马上路了。白马似乎有意向莫土炫耀,一出栅栏,便撕一开四蹄,向大山里奔去。莫土只觉得树木从耳边呼一呼闪过,景色乱眼。白马跑的既快又稳。一个小时后,已进了山谷。莫土勒了勒缰绳,抬目四望,但见周围群峰壁立,如同刀削一般,谷中开满了各色的山花,轻风吹处,鼻端送来阵阵幽香。

莫土虽然急于拿到千年续断,也担心白马的体力,他掏出怀中的干粮和水,凑到白马的嘴边,说,“马兄,吃点吧。”白马前蹄一立,催促莫土上路。莫土拍了拍白马的脖子,感激地说,“辛苦了,等采药回来,我一定请你喝酒。”说到这,莫土“扑哧”一下笑了,他不知白马是否会喝酒,因为平时,不管谁对他好,他就说这样的感谢话。刚才,他真情流露,倒忘了对方是匹马。再次上路,白马朝着一座山峰奔去。山势越来越高,但白马的速度丝毫不减,莫土发现天越来越低了。

很快,白马登上了山崖。

莫土从马上跳下来,胖子李告诉过他,千年续断一般长在崖壁上,他见山崖边上有一棵小树,于是一手抓住树杆,探头朝崖下看。他的身一子刚刚探出去,突然,喀嚓一声,手中的树干断了,莫土一声惊叫,身一子向崖下坠去。危急中,莫土伸手乱抓,终于抓到一把藤萝,身一子悬在空中,吓得他心脏几乎跳出了胸腔。莫土紧紧地抓住藤蔓,两只脚踏在稍微凸出的地方,抬头看去,见离崖顶大约二十几米,而峭壁上根本没有胖子李所说的千年断续。

此时,就听崖上,马蹄声声,白马一声长嘶,远去了。

莫土觉得这事蹊跷,想起夜里的梦,心里咯噔一下,看来梦里的事应验了。胖子李的腿不知是不是如此摔断的。他低头往下一看,见离崖底只有十几米,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,便顺着藤蔓慢慢往下溜。藤蔓有些不牢固,加上石壁多半光滑,费了很大的工夫,莫土才溜到谷中。他活动一下胳膊,继续上山。没找到千年断续他是不会回去的。终于,莫土爬上了山崖,正在寻找时,突听马蹄声声,白马由山下上来了,背上似乎还 驮着一个人。

莫土心中一动,藏在一块岩石后。转眼,白马来到崖上。莫土偷眼看去,马上人正是胖子李。只见胖子李一按马背,“嗖”地一下,跳了下来。莫土惊呆了,原来胖子李的腿一根本没有折。

胖子李来到崖边,朝下看了看,自言自语地说,“这小子挂在哪里,从树枝的样子看,应该已经摔下去了,怎么活不见人,死不见一尸一,”莫土心中暗骂,好个胖子李,你装的挺像,但你欺骗我有什么用,这时,胖子李又自言自语地说,“找不到这小子倒是小事,可惜了那块锁,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,那该是一件宫中之物。”

莫土忍不住摸了摸怀里的铜锁,心中涌上一股暖流。莫土心想,多亏铜锁保佑,不然,这次遭了胖子李的暗算也说不定。想到这,莫土一腔怒火,跳了出来,骂道,“胖子李,你害我的事可以不计较,但你告诉我千年断续到底在哪,”胖子李听到声音,惊得向后跳一步,一抽一出一把匕首,目光在莫土胸前的铜锁上扫了扫,然后,假装关心道,“兄弟,原来你在这,瞧我的记一性一,竟忘了告诉你这树干不结实,我见白马回去,担心你有事,就随后跟来了。”

莫土淡淡地说,“我暂时还 没事,你的图谋我已经很清楚了,请告诉我千年断续在哪里。”胖子李伸手朝莫土刚才藏身的岩石顶上一指,说,“就在那儿。”莫土抬头一看,心中大喜,只见那岩石上果然有一株草,形状和胖子李说的千年续断一模一样。

莫土正在看着,突然腰间一痛,挨了胖子李一刀。胖子李哈哈大笑,“兄弟,等你见了阎王,我会把千年断续放在你的坟前的。”莫土捂着伤口,倚在岩石上。胖子李目露凶光,一步步紧一逼一过来。由于刚才爬山,莫土的体力已损失大半,又挨了一刀,已经无法和胖子李抵抗。他后退着,看看脚下已是悬崖,想起老家的一娘一亲,不由得长声一叹。此时,胖子李已经举起了匕首。

突然,一道白影闪动,胖子李惊叫一声从山崖上摔了下去。莫土定眼一看,竟是白马把胖子李撞了下去。莫土情绪激动,眼泪流了下来。他想不到在这关键的时候,白马背弃了主子,救了他一命。再看白马,倒退几步,后腿直立,一伸脖子,张嘴将那株千年断续衔了下来,递到莫土的手里。莫土撕了块布条裹一住伤口,接过千年断续揣好,然后深深地给白马鞠了一躬,感激地说,“马兄,谢谢了。”

白马望着莫土,突然一声长嘶,身一子腾空而起,跃下了山崖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